成都无尘车间,成都净化工程,成都厂房净化工程公司_君信达_净化工程诚信服务,成都无尘车间,成都净化工程,成都厂房净化工程公司,咨询电话:13828722456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公司新闻 » 常见问题

新闻资讯

历史学家马克·希尔道:“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

来源:成都净化车间(君信达) 浏览量: 发表时间:2017.06.13





历史学家马克·希尔道:“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





为的是生产出金发碧眼的新一代纳粹分子。”不过,对于其他纳粹占领国的女性,“爱国宣传”显然毫无作用,于是纳粹便使用出一些更残忍的手段,逼迫金发碧眼的当地女子与德军士兵发生性关系。希姆莱为了实现所谓“光大德意志优等民族”这一极其荒谬的目标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以生孩子的多寡为标准来提拔党卫军成员。希姆莱对挪威和德国等地“勒本斯波恩中心”的日常管理工作也兴趣甚浓,常去那里巡视。更为可笑的是,他竟为“勒本斯波恩中心”的孩子发明了一种高蛋白食谱。那些生下来就有残疾的婴儿,则被党卫军管理人员送到“安乐死”诊所毒死或饿死。纳粹甚至还嫌十月怀胎批量生产“雅利安婴儿”速度太慢,于是干脆直接绑架其他国家具有雅利安血统和相貌特点的金发儿童,将他们送到德国给人抚养,希望他们将来成为德国的“铁军”。文件显示,在波兰等地,纳粹党卫军一边给父母拍照,一边在大街上将他们的金发孩子抓走。据估计,二战期间,在被纳粹占领的欧洲国家至少有25万儿童被纳粹分子绑架,送给德国家庭收养。由于战争后期德国资源缺乏,



历史学家马克·希尔道:“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



许多被绑架儿童都因营养不良而死去。二战后,十个被纳粹绑架的孩子中就有一个返回了自己的家乡——但他们往往会发现自己的亲生父母早就被纳粹杀害了。而许多德国家庭却拒绝将他们收养的孩子返还给亲生父母——事实上长期处于纳粹宣传下,一些被绑架的孩子也开始认为自己是德国人。在二战后的挪威、波兰等国,许多具有一半纳粹血统的“雅利安儿童”都被人称作是“纳粹私生子”,他们成了纳粹生育实验的无辜受害者,身上一辈子都被贴上了耻辱的标志。1945年春,盟军横扫德国,党卫军匆忙之中把各地的“勒本斯波恩中心”逐个关闭,把数百名滞留在那里的婴儿连同他们的秘密档案集中到一起,带到施泰因赫林。5月初,美军开进施泰因赫林。据说,纳粹的冲锋队在逃跑之前烧毁了所有的档案。还有一种说法认为,正当纳粹试图逃往山区时,美军挡住了他们的去路,在双方对峙过程中,档案被倒入河中。无论根据哪一种说法,许多孩子的真实身份都成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。二战结束后,尽管纳粹“生命之源”计划的主要负责人、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莱服毒自杀,但他负责制定的纳粹“勒本斯波恩”计划档案却在炮火中幸存了下来。档案显示,纳粹计划在被侵占的欧洲各国都建立“勒本斯波恩中心”,尽管二战中有600万德军士兵死亡,但希特勒却希望通过“勒本斯波恩”计划炮制出更多的士兵。



历史学家马克·希尔道:“当年许多德国女子都将她们的行为当作是爱国心的表现



Microsoft JET Database Engine '80004005'

Чǩ

/NewsView.Asp 177